溫度:氣溫7-13℃ 天氣現象:陰天有小陣雨 風向風速:東北風4-5級

古籍中的海南風物

中國海口政府門戶網站  更新時間:2020-11-03   來源:海南日報  作者:張意薇

   原標題:古籍中的海南風物

  數字化版文淵閣《四庫全書》中丘濬《南溟奇甸賦》的部分文字。 陳耿 截圖

  明代海南先賢丘濬在《南溟奇甸賦》中曾寫到佛手瓜。 海南日報記者 陳耿 攝

 

  文\本刊特約撰稿 張意薇

  編者按

  海南島古代先民的日常衣食住行,應該是怎樣的存在?

  一些道聽途說、未經核實的記載,今天看來彷如魔幻現實主義小說,玄幻色彩極其濃郁,只能當作茶余飯后消遣的文字。然而,很多地方志書和文人筆記中的敘述,著實如紀錄片般,描述了瓊州大地上的生態環境、物種資源,以及海島先民加以利用、得以生存的史實。

  如真也好,如幻也罷,本期海南周刊將通過解讀那些留存至今的古早文獻,試圖窺見瓊州先人的生產生活畫面。

  近期,由小說《盜墓筆記》改編的網劇《重啟之極海聽雷》正在熱播。劇中龍鰍、海猴子、人手貝、海蟑螂、雞冠蛇等神怪異物的形象設定令觀眾津津樂道,而一些暗合史料記載的虛擬世界架構更令博物控和考據癖們觀后大呼過癮。

  故事發生的主要地點之一是某灘涂下的南海王地宮。據《史記》《漢書》的零散記載,南海王織在漢高帝時由侯封王,封邑具體位置不詳。結合《山海經》等志怪古籍關于南海國的傳說,這個歷史長河中曇花一現的古國更帶上了一抹神秘詭譎的色彩。來自海洋世界的因子不僅成為開啟情節的密匙,更成為此后各敘事單元不可剝離的基本要素。那么,劇中一系列的生物是否有真實的原型呢?我們不妨在海南的歷代方志筆記中一探究竟。

  瓊州猿猴能研墨、釀酒?

  《重啟》的片頭出現了兩個身形靈活的怪物:龍鰍、海猴子。龍鰍形似蛟龍、須長爪尖、牙齒鋒利,現身于楊家藏寶洞,與張起靈一番纏斗后被斬殺。現實世界中的花鰍、沙鰍等鰍科魚類一般體型細小。但在《嶺表錄異》等方志筆記中記載的海鰌魚卻是鰍中的巨無霸。“海鰌(鰌,同鰍)魚,海上最偉者,其小者有千馀尺……高、廉呼為海主,雷、瓊謂之海龍翁。”(道光《廣東通志·瓊州府·輿地略》。高、廉、雷、瓊,即明代廣東十府的下四府,高州府、廉州府、雷州府、瓊州府)據稱,一艘從廣州發往安南的商船經過瓊州,見海上有十幾座山或隱或現,不想這海島山巒竟然是鰌魚上下浮沉的脊背。海鰌背上的鰭似馬的鬃鬣一般隨風搖動,就如同紅色的大旗一樣。李調元的《南越筆記》中也有關于海鰍的描述:“海鰍出,長亙百里……舟人誤以為島嶼,就之,往往傾覆。晝噴水為潮為汐,夜噴火,海面盡赤,望之如天雨火。”這陣仗真是無愧于“海主”的威名!不過,這巨物極怕鼓聲,物有相生相克,或就是如此吧!后人推測,海鰌可能是鯨一類的生物,方志筆記對其進行夸張的描述,可說是既包含了先人對自然力的敬畏,同時也有對海洋世界探索的熱望。

  電視劇《怒海潛沙&秦嶺神樹》中,曾出現在西沙海底墓的海猴子是一種非常機靈、渾身長滿鱗片的人形怪物。雖然這海猴子戰斗力爆表,但它倒是和方志筆記中的海鰍有一樣的弱點:怕噪音。王胖子就是利用敲擊銅鏡產生的聲音削弱了海猴子的戰斗力,讓張起靈有機會將其制服。按照生物學分類,從與人類的親緣關系上看,猴比猿要遠一些,這種機智靈活的類人怪物可能更接近猿類。傳聞中的瓊州猿猴,有些自帶仙氣,餐風飲露都能自在成長;有些還掌握了研墨、釀酒等技能,行事頗為風雅。

  “瓊州又有石猨,小者拳許,飲以井水即長。又墨猨能磨墨,磨畢跳入筆筒中。”(李調元《南越筆記》。猨,即猿。)

  “瓊州多猿……嘗于石巖深處得猿酒,蓋猿以稻米雜百花所造,一石穴輒有五六升許,味最辣,然絕難得。”(屈大均《廣東新語·獸語》)

  這些記載雖被涂上了濃郁的神話色彩,但也繪聲繪色地刻畫了靈長類生物聰明、機智的性格。

  丘濬寫過人面竹和佛手瓜

  按照恐怖谷理論,非人物體與人類越相似,越易讓人感覺遭到潛在威脅。所以很多藝術形象,如《盜墓筆記:怒海潛沙》中的人面鳥、人面臁,以及另一盜墓系大IP《鬼吹燈》中的人面黑腄蚃(一種巨型的人面蜘蛛)等,都是以“類人而非人”的設定來制造奇幻驚悚氣氛。

  明代大學士、瓊山先賢丘濬曾概述海南島物類的豐富神奇:“陸產川游,詭象奇形。凡夫天下之所常有者,茲無不有,而又有其所素無者,于茲主焉……竹或肖人之面,果或像人之手。”(《南溟奇甸賦》)

  除了丘濬提到的人面竹、佛手瓜等植物,與海南有關的方志或人文筆記還記載了很多長相神奇的動物。如人面魚:“其味在目,其毒在身。先朝有人出使海南,其國奉以進,使者啖其雙目,即令撤去,夷人服其博。” (《咸賓錄·南夷志》)短短數語,細思恐極。

  人面魚長相怪異,魚目鮮美可食,但魚身卻有毒性。然而進貢之時夷人并未將烹飪攻略一并奉上,若這使臣不博覽通曉海南的風物地理,恐怕會食物中毒因公殉職了。好在使臣博學多聞,食魚目棄魚身,通過這波神操作,彰顯了天威,出色地完成了出使任務。

  除了靈動的面孔,靈巧而可抓握的手是人類另一較具辨識性特征的器官。南海王地宮中大量存在并極易引發密集恐懼癥的生物首先是人手貝和海蟑螂。

  人手貝是一種虛構出來的具有人手和貝類特征的生物。這種觸手似人手的生物可以寄生在殼類空腔,令寄生的物體移動迅速,并有抓握能力。帶殼的腹足類軟體動物,在方志筆記中多歸為“介”類,或更粗略地和魚、蝦、蟹等水產歸為“鱗屬”(《古今圖書集成·瓊州府郡》)、“魚屬”(正德《瓊臺志·土產下》)等,收入其中的大多是我們熟悉的蛤、蚌、蜆、蟶、蠔、螺等海鮮。其中,和人手貝外觀近似度最高的生物可能是佛手貝(學名龜足),俗稱狗爪螺。據說歐洲發現這種海洋貝類時因覺得其外觀和魔鬼的手近似,便稱之為“來自地獄的鬼爪”或“鬼爪螺”。

  佛手貝可白灼、爆炒,模樣雖魔幻,但味道著實鮮美。另外,有些地方把一種仿佛嬰孩裹在襁褓中的蟶子(一種有兩扇介殼的海產貝類。《瓊臺志》:蟶:似蜆而長,殼厚,大如指。)稱為“小人仙兒”。雖說是褒譽蟶子肉質潔白吧,這外號兒卻也帶了三分詭異。不過,如果外形和某種漂亮的動物相似則討喜多了,如鸚鵡螺,“旋尖處屈而朱,如鸚鵡嘴,故以此名。”(唐·劉恂《嶺表錄異》)

  至于海蟑螂,又名海岸水虱,是一種岸棲甲殼類生物,貌似蟑螂,爬行迅速。生活在海邊的小伙伴們對其應該不陌生。2014年超強臺風“威馬遜”肆虐海南時,廣東湛江海邊聚集的數以萬計的黑色動物,便是海蟑螂。海蟑螂除了食用藻類,也吃腐物以及有機碎屑,且腥味特殊,不建議日常食用。不過,它和方志中“藥屬”的蜣螂、螻蛄等昆蟲一樣,有活血解毒的功效,可治跌打損傷、癰瘡腫毒。若在海邊發現海蟑螂的活體,還可以就地取材當作海釣的餌料。

  蚺蛇:神秘的不潔之物

  《重啟》中主人公吳邪一出場便查出了肺癌,這和一種叫雞冠蛇的神物有莫大關系。雞冠蛇(黑毛蛇)能散發出記錄現實中發生過的景象的信息素——費洛蒙,并被特定的人所讀取,吳邪為了獲取吳三省留下的信息,吸入了過多的費洛蒙,留下病根兒。這種蛇是神話傳說中西王母國的圣物。

  其實,蛇被不少族群認定為神圣圖騰,嶺南地區也有蛇母崇拜的習俗。蛇在中國的創世神話中大多扮演著舉足輕重的正面角色,它蘊含著繁衍生殖的偉力。

  不過,傳說隨著口耳相傳的演變,也會呈現光怪陸離的色彩,比如有種蚺蛇,在海南多種方志筆記中無一例外地將其傳為會對婦女有跨越物種不倫之舉的淫蛇。若婦女遭遇蚺蛇,回來要馬上灌雄黃姜湯,揉腹排除蛇精,否則過幾日便會產小蛇。(吳震方《嶺南雜記》)荒誕離奇的敘述之下,倒也有幾分諷喻與警世的味道。



[錄入者:市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局]

主辦:海口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辦:海口市信息中心
海口市信息中心規劃設計并技術實現 網站技術支持電話:0898-68725613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98-68710000 政府咨詢投訴電話:0898-12345
瓊公網安備46010002000008號 瓊ICP備17005283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1000009

溫馨提示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海口市政府門戶網站,進入非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

九十四期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