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氣溫7-13℃ 天氣現象:陰天有小陣雨 風向風速:東北風4-5級

龍被復原 百卉千華現錦上

中國海口政府門戶網站  更新時間:2020-11-16   來源:海南日報  作者:趙優 宋國強

  原標題:龍被復原 百卉千華現錦上

精美的龍被花紋圖案。

 

  一位黎族織錦藝人展示龍被織繡場景。

  非遺傳承人符秀英在拍攝展出的龍被精品。

 

  11月13日,“百卉千華 錦上添花——海南龍被藝術大展”在海南省博物館開幕,從海南省博物館、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海南省非遺中心等11家單位及民間藏家的藏品中遴選出的41件龍被珍品正式和觀眾見面。

  龍被,一種由單幅或多幅帶有織繡圖案的黎錦連綴而成的幕帳,集黎族紡、染、織、繡四大工藝之大成,并融合黎漢織繡,堪稱黎錦技藝巔峰。龍被制作技藝在上世紀80年代幾近失傳,研究并恢復龍被制作技藝成了幾代人心中的愿景和夢想。

  龍被——

  “錦上添花”

  “龍被”一詞出自何處?眾說紛紜。目前能查閱到的資料顯示,“龍被”一詞的歷史并不算悠久,最早出現在上世紀50年代由中南民族學院等單位組成的調查組調查成果匯編《海南島黎族社會調查》一書中。其中介紹黎族喪葬時說到“棺蓋上覆以龍被”“上蓋一龍被(繡有花紋),扛至墓地后取回,現在仍應用龍被蓋棺”。而對于“龍被”名稱的來源,文獻中并沒有給出明確的解釋。目前有兩種觀點,一是龍被上的主體圖案,龍作為主要的圖案,出現得最多,故稱之為“龍被”,二是來自黎語方言稱謂,龍被為黎語“faisdang”的漢譯。雖然對龍被的認識有所不同,但人們約定俗成地將黎族傳統手工織造和刺繡的、有一定圖案花紋的大被子都稱為龍被。

  展廳中,縱觀40余件龍被,很容易分辨出龍被明顯的時代特征。

  幅面較窄,色彩樸素,以人紋、蟒蛇紋為主體紋樣的紋織錦被,是黎族人用于傳統祭祀儀式或喪葬蓋棺的龍被。這大都是明代中期以前較為流行的圖案,主要分布在五指山一帶的黎族地區,因其受漢文化影響較少,故保留原汁原味的傳統紋樣。而以龍紋、鳳紋、麒麟紋為主體紋樣的,便是較為后期的龍被。明末至清代中期,海南社會發展加速,受中原文化影響,一大批蘊含榮華富貴、福祿壽、平安吉祥等寓意的漢文化以及宮廷文化元素輸入黎族社會,一時間“龍飛鳳舞”成為龍被的主體紋飾。龍被形制不一,色彩各異,用途也不同:紅色多用于紅事,如婚嫁壽喜、蓋房升梁等場合,藍黑色則多用于白事,如祭祀、蓋棺等。

  “龍被是黎族和漢族紡織文化融合的產物,即黎為錦,漢是花,兩者結合便是‘錦上添花’,代表黎錦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省博物館副館長王輝山表示。

  近年來,海南省各界逐步加大對該項目的搶救、挖掘和保護力度。2019年,省政府推動“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搶救保護(龍被復制)”行動。從此次所展出的織繡技藝高超的龍被復制品來看,復制龍被已經走出成功的第一步。

  復原——

  嚴謹運用傳統技藝

  “龍被復制”行動中,織造團隊要復制的不僅是龍被的外形,更要復制龍被制作的傳統技藝。團隊與江蘇省蘇州市錢小萍古絲綢復制研究所開展技術合作,由該所國家級絲綢大師錢小萍對項目進行技術指導、項目實施過程監督檢測,以及對織女刺繡過程的培訓工作等,確保項目實施的嚴謹性。

  復制的第一要務,就是研究透龍被原件。為此,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先后協調省博物館租借五聯幅龍被原件“清代黎族人形紋五聯幅龍被”(國家三級文物)以及鑒定為清后期作品的海南錦繡織貝實業有限公司自有的“龍鳳呈祥八卦圖三聯幅龍被”,作為織造參照原件。

  這兩件龍被于今年5月送往錢小萍古絲綢復制研究所進行檢測。“我們詳細檢測了原件的棉紗材質、粗細、經緯密度等,希望用科學的態度和方法,不僅達到外觀上的復原,還要達到質似、形似、神似,這樣才算真正的復原。”蘇州絲綢博物館原館長、高級工程師錢小萍說。

  要原原本本地進行復制,就必須嚴格遵循龍被制作的“古法”。海島棉經過紡紗和手工植物染色,制作龍被底布的材料才算準備完畢。對于一直沿用傳統踞腰織機織布的黎族婦女來說,織布并不難,但如何織就龍被原件底布中的白色部分,卻難倒了不少織女。

  “底布的白色部分與其他部分織法不同,要通過裹織法把經線包裹進去,但許多織女并不掌握這項技藝,試驗多次也沒有成功。”海南傳世黎錦工藝研究所所長郭凱說。后來,團隊發現我省美孚黎地區的黎族婦女所戴的白色頭巾正是采用裹織法織就而成的,便前往東方市找到黎錦古法染色技藝傳承人符現相,經過符現相和母親兩代人的努力,終于制作出幾幅與龍被原件最為接近的底布。

  更難的還在后面。黎族織女“雙面繡”技藝出類拔萃,她們在同一塊底料上、同一繡制過程中,呈現出正反兩面圖案、輪廓及色彩等幾近一致,采用傳統的直針法和扭針法,靈活巧妙地表現出刺繡紋樣的質感。

  “但與雙面繡技藝不同,龍被是單面繡錦的杰作,結構工藝非常獨特。它只在織物的正面刺繡和呈現花紋圖案的浮雕感,背面卻沒有顏色和圖案,十分整潔。”錢小萍高度評價海南龍被刺繡技藝。

  為克服刺繡這一難關,今年6月,我省先后委派鐘玉琴、王月梅、王亞菊等多名學員前往蘇州學習刺繡技藝一個多月。8月22日至9月23日,先后組織舉辦兩期“龍被刺繡技藝培訓班”,請錢小萍團隊前來培訓,參加培訓的50多名織女均通過測試。

  “織女們的積極性很高,先從麒麟、雙鳳朝陽等單個紋樣繡起,促進刺繡的熟練度。”郭凱說,復制成功的太極八卦麟鳳呈祥圖龍被前后凝聚了近50位織女的心血,從復原效果來看,雖然龍被的原材料、染色和古代黎族龍被有一定的差異,但從織繡技藝來看,復制龍被已經走出成功的第一步。

  發展——

  期待走進更廣闊市場

  “百卉千華 錦上添花——海南龍被藝術大展”中,雙面繡省級代表性傳承人符秀英身穿黑色貫首衣,正在織就龍被中的一幅。旁邊,是她用蘇木、谷木樹葉、姜黃、野板栗樹皮等植物染色而成的各色紗線。

  “我是傳承人,掌握紡染織繡四大技藝,為什么不挑戰一下,試著做龍被呢?”符秀英有股勁頭。為此,她租了3畝地種植海島棉,并用植物染色、踞腰織機織布,把龍被的紋樣拍下來照著描摹,反復試驗、學習單面繡技藝……她手中的底布,雖然只有36厘米寬、210厘米長,但要繡完圖案,需要花費半年時間。符秀英正對面的展柜中,正是她所復制的麟鳳呈祥圖龍被,這幅龍被,她花了6年時間才成功復制。

  慶幸的是,有越來越多人正在關注海南龍被的歷史、現在和未來。

  “在使用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時,應當尊重其形式和內涵。就海南龍被來說,未來的產品創新可合理利用龍被的傳統圖案和優秀基因,拓展技術范圍,打破固有形式,實現多層次自由創新。”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保護部主任、研究員陳佩表示。

  在北京服裝學院博士、教授王羿看來,以海南龍被為代表的黎族傳統紡染織繡技藝如何實現與國際流行原素相結合、如何實現傳統紋樣工藝技術突破,擁有更廣闊的市場和更多商業機會,值得進一步探索。



[錄入者:市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局]

主辦:海口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辦:海口市信息中心
海口市信息中心規劃設計并技術實現 網站技術支持電話:0898-68725613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98-68710000 政府咨詢投訴電話:0898-12345
瓊公網安備46010002000008號 瓊ICP備17005283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1000009

溫馨提示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海口市政府門戶網站,進入非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

九十四期码报